5/17

昨天說起「口若懸河」,今天居然就發生在我的身上!

話說今天有幾聲咳,午飯後小睡一會到三時到學校,本身想和
同學複習明天考試,碰考她不在,便找找Dr. P 說說找牛牛的數的問題。

誰知Dr. P 居然醒起今晚是ITE 學生週年晚會,我說好吧,反正今天沒考試。

接著不知怎的,我們居然同意把去年在UNLV 有關405公路的演講也拿出來。

好吧,姑且看看如何。

四時返舊居,接著到新居把Presentation從手提電腦下載到Flash Drive

然後匆匆就沿91/5 Fwy 到老鼠樂園附近的一間酒店。

五時五十五分到達,接待處的人一聽見是我學校來便問有沒有Presentation.
本想猶豫,不過最後都答應了她我可以做個十五分鐘的演講。

我隨後隨便找個座位座下,想著沒有人問我上台我今天應不用上台罷…

當UCLA, CPP, 和 UCI的隊伍分別演講完畢,主持忽然找我,天啊!

那個演講我已經整整半年沒碰過啦!沒辦法,唯有硬住上  
要知道當所有演講者都穿西服的時候,我只穿了一件Timberland
長袖T-shirt+休閒西褲+波鞋赴會. 我想,今天一定是我其中一個最難忘的演講了。

幸好進了研究所後,演講時緊張的毛病好像好了不少,小弟
便在大伙人吃飯的時候「口若懸河」了十多分鐘,總算過了關,
還收到一些學會經費呢!

最最令我意外是會後居然有公司要我的演講副件…

5/17

昨天說起「口若懸河」,今天居然就發生在我的身上!

話說今天有幾聲咳,午飯後小睡一會到三時到學校,本身想和
同學複習明天考試,碰考她不在,便找找Dr. P 說說找牛牛的數的問題。

誰知Dr. P 居然醒起今晚是ITE 學生週年晚會,我說好吧,反正今天沒考試。

接著不知怎的,我們居然同意把去年在UNLV 有關405公路的演講也拿出來。

好吧,姑且看看如何。

四時返舊居,接著到新居把Presentation從手提電腦下載到Flash Drive

然後匆匆就沿91/5 Fwy 到老鼠樂園附近的一間酒店。

五時五十五分到達,接待處的人一聽見是我學校來便問有沒有Presentation.
本想猶豫,不過最後都答應了她我可以做個十五分鐘的演講。

我隨後隨便找個座位座下,想著沒有人問我上台我今天應不用上台罷…

當UCLA, CPP, 和 UCI的隊伍分別演講完畢,主持忽然找我,天啊!

那個演講我已經整整半年沒碰過啦!沒辦法,唯有硬住上  
要知道當所有演講者都穿西服的時候,我只穿了一件Timberland
長袖T-shirt+休閒西褲+波鞋赴會. 我想,今天一定是我其中一個最難忘的演講了。

幸好進了研究所後,演講時緊張的毛病好像好了不少,小弟
便在大伙人吃飯的時候「口若懸河」了十多分鐘,總算過了關,
還收到一些學會經費呢!

最最令我意外是會後居然有公司要我的演講副件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