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608

生活達人﹕別飽死 香港工程界

【明報專訊】沒完沒了。

四月十日,自沙中線土瓜灣站傳出有古井出土後,一石激起千重浪,港鐵的新聞一浪接一浪——幾天後,爆出高鐵工程嚴重延誤,工程總監下台,最近,又輪到南港島線登上頭條。

不止港鐵高層忙覑四出撲火、傳媒前線忙覑翻看文件提出質疑,香港工程師學會會長陳健碩也同樣為此疲於奔命,電話接個不停,還上電台節目做專業分析。

關於工程的風波接二連三,或許突顯港鐵的架構系統千瘡百孔,不過若我們把畫面拉遠,觀看整個城巿,不止港鐵史無前例地多工程,香港事實上也比往年更大興土木,同一時間有多項本地甚至跨境項目上馬。

正值工程黃金期,我以為對業界來說,愈多工開愈好吧,陳健碩卻禁不住打斷我的邏輯推理﹕

「不是的。我常跟政府說,不能一係餓死我們,一係飽死我們。」

工程師使命:物盡其用

午後,踏進工程師學會在銅鑼灣的總部,陳健碩專屬的會長房間裏,本應有一幅「香港工程黃金十年」的字畫。換上另一套字畫,並不代表黃金期已過,「工程項目,百花齊放,現在的環境,其實很好」。只是,好像有點過了龍。


健碩容光煥發、滿頭黑髮,看上去無法想像他今年其實六十三歲。二○一一年退休前,他做了土力工程處處長十三年,負責岩土工程及地質災害項目,香港的斜坡工
程一直領先國際,他居功不少。岩土工程,是後來選擇更專門去鑽研的範疇,陳健碩在港大本科畢業時,是土木工程出身。我聽得一頭無緒,他於是掀開一份工程學
會小冊子,說香港的工程師,其實可以分為二十一種專業,除了負責建屋起橋,還有生物醫學工程師、航空工程師……「我讀大學時,工程學系只分三種,土木、電
機、機械。」社會愈來愈複雜,科技愈來愈發達,分支就愈來愈多,「畢業時已出現第四種﹕工業工程。」那是七○年代,香港工業發展蓬勃,勞動人口中有四成在
工廠工作。

陳健碩的專業土木工程,範圍很廣,一般的基建工程都關於土木工程,填海、起橋、起路、碼頭、隧道、水塘,陳健碩未
加入土力工程處前,就負責過填海。「後來,在土木裏,選了岩土這專門,因為做任何基建,最後都是落在泥和石之上。」他說,岩土就是soil and
rock,工程師要了解它們的工程特性。對於每一種建築材料,工程師只對幾方面有興趣﹕一,強度,它頂到多少力;二,硬度,它頂到好多力也沒用,會輕易被
壓扁也不行;三,滲水力,例如石屎最好不要滲水,但若是用來做疏水層,滲水力就愈高愈好。「例如地基,要起一萬噸的樓在上面,怎樣的岩土,才能承受一萬
噸?樓房,設計得再靚,岩土承受不來的話,也沒用。又例如斜坡,遇上大雨怎樣不塌呢?要看那泥土的強度、擴展力、滲水力、壓縮特性。」「這是
fundamental,地基靠它,斜坡靠它,挖隧道也是挖它。岩土工程,是根。」

了解物性 改善生活


小時的訪問裏,陳健碩談「fundamental」和「基礎」,談了六次。雖然工程這專業,聽在一般人的耳裏,都是關於大堆冰冷的詞彙,摩天高樓、大橋大
路、起重機、吊臂、混凝土,但在陳健碩眼中,一切最後都要回歸到天然。「工程師是什麼?你查字典,有的寫﹕engineer is the one
who manages an
engine。但我會說,工程師是要充分利用地球上的天然資源,造福人群。石屎鋼筋,講到最後都是天然物料;電子工程,都得用電,發電用煤、天然氣,鍋爐
用鋼鐵,都是同一道理。」

以他們的專業知識,了解不同物料的特性,改善生活,這是工程師的使命,可是那建設出來的,是否造福
人群,陳健碩覺得,這不是他們所可以判斷。就像填海。陳健碩畢業後,土力工程處未成立之前,曾經建過公路,也填過海,「以前,填海是一種功德,小學第一
課,就是教移山填海。現在,變了大奸大惡」。社會轉變,人的要求不同了,他們工程師就一直在適應。他以他擅長的斜坡工程舉例,「最初,社會只要求安全。後
來要求多了,又要綠化,又要便宜。要求愈來愈多,我們就盡能力逐一滿足」。

啪一聲開燈 背後幾多工夫?


樣聽起來的工程師,與我們理解的工程師,形象好像有點落差,只為別人默默作嫁衣裳,我這才想到,工程在前期諮詢時,又的確很少聽見工程師的意見,除了好像
現在的港鐵工程事件,工程師因為被指摘而見報的負面新聞外,更大多數時候是工程完結了,高樓也好大橋也罷,我們就只管盡情享用成果,工程師,稍稍地功成身
退,根本沒幾多人記得起。去年才上上任工程師學會會長的陳健碩,在與會員交流時,就聽到不少意見,說覺得工程師的形象不好,社會地位也不夠高,很多貢獻都
不被承認。「工程師不像律師、醫生,你有事時要找他提供服務。早上起脇,啪一聲就可以開燈,這背後是工程師做了很多工夫的成果;一開水喉就有水,並不是理
所當然,從東江把運到你的水龍頭,牽涉的工程很大很繁複,龐大的水管網絡、儲水池、濾水池、很多水泵。唯一想到你的時候,就是萬一開不了燈,一開口就
鬧。」

鑽挖有乜咁難?

高鐵工程嚴重延誤事件,�


工程達人陳健碩-香港工程師學會會長(圖﹕劉焌陶)
 


高鐵西九龍站地盤(資料圖片)
 


港珠澳大橋工程(資料圖片)
 


沙中線土瓜灣站工地早前發現宋井遺蹟(資料圖片)
 


港鐵稱黑雨令高鐵元朗隧道內出現嚴重水浸,致鑽挖機組件浸壞,需9個月維修。(資料圖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