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/16

Getting lazy lately…I rent North Country today after Oil change (it was fast).

Pretty amazing movie, little bit touchy. Recalled something I never think of with someone, someone I know for quite a while.

I guess this month is little bit tough (as least in terms of weather)…?

3/13/06

經過一個又懶又冷的週末,倒想起很多從前的東西。

屈指一算,原來在Long Beach 也待了六個年頭了。

在這六年,日子多數是寫意的,好像在暑假裡,騎車到海灘,
七十華氏度,天清氣朗,感覺就像在烏托邦中。

…….但願這樣的天氣快些來臨!<

3/09

好,今天來個記敘的。

這個學期的星期三多半要去MTA 拉記 找找東西,不過今天倒也沒心情,
找了所需要的東西,和其內工作的老朋友聊兩句便走了。

今天幸好看看新聞才出門,否則一定在710給死死的堵死…

話說會來,我也很久沒在Harbor Fwy 走走,洛縣南北走向的公路
倒是110走得比較少, 可能多數時間710都會比較好走吧.

下午回來,懶洋洋的,隨便開罐chicken noodle來,味倒也不錯,
雖然比Denny’s的味較淡。

哈哈,今天連Gym都懶得去,唔…

3/07

昨天談起日記,發覺二千年前的日記多以記敘為主
大學年代開始以「訴苦水」為多數,那麼,今天就再來一個
「訴苦」的文章 吧!

這幾年來,不時會遇上一些無法解決的東西,以前呢,
我會有些不快和洩氣,但久而久之,發覺在「預知」「成功」和「失敗」
的結果中,其實有很多時有些東西做了,和一些決定,仍舊起著作用。

比方說吧,例如一個研究,一個Project,明知道是得到一個
失敗的結果,但不代表研究的流程,甚至嘗試控制失敗的努力
是白費的。很多時候,一些抉擇,可以造就
一個「成功的失敗」(a successful failure)

這就像太陽神十三號之旅,儘管登月之旅是泡湯了,但太空船上
的太空人終算是平安地,活著回到地球。如果當年太空總署的地勤和太空人
知道他們登月無望(任務失敗)的時候便洩氣,那麼,可能他們就
會迎接另一個更大失敗-  太空船上的宇航人員將永遠待在太空, 眼
瞪瞪地看著他們在氧氣和食物耗盡時死去。

在工程學上,近年有一種很有趣的設計叫做「失敗設計」(failure design)
原理是地震,水災時,房屋,橋樑等建築物無可避免會有損壞甚至倒塌,
那麼,當這些事情著實是無法逃避時,是否有些方法可以避免更大
的財物和人命損失?好像房屋在強烈地震後可否堅持一段時間下才倒下,
又,倒下了後可否留有空間給內裡的人逃生?但這樣的概念,卻是不易做到,
有的不單要無比的鎮定和理性 ,而且往往在解釋時,不禁有人想到為什麼
不預早預防?

但正如「梅菲定律」(Murphy’s Law) 所說,有些東西是不能預計的。
一些東西要發生了才會明白,明白了才能預防。但在事件其中,我們仍有很多
變數,只要控制得宜,結果往往會是出人意表。